永不沉没的“渡船”(壮丽70年 奋斗新时代·记者再走长征路)

聚博网

2019-08-27

  和谐劳动关系,是一种劳动关系双方各尽所能、各得其所的状态。要实现和保持这种状态,就应该在企业和职工之间建立一种诉求能够及时顺畅表达、利益得到充分尊重、矛盾可以有效化解,能够保持劳动关系动态平衡的有效机制。这种机制在市场经济国家叫集体谈判,我们称之为集体协商,集体协商制度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具有内在逻辑的一致性。集体协商是畅通劳动关系双方诉求表达的重要渠道。

  (文/李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学者)【延伸阅读】出海记|境外媒体:中国科技股表现好于美国科技股8月10日报道境外媒体称,今年以来,美国科技股4大巨头FANG(facebook、亚马逊、Netflix及Google母公司Alphabet)股价飙升,引领美股不断创新高。然而,在美国上市的大型中国科技股中,即时通讯应用公司陌陌、电商网站京东集团及阿里巴巴集团的股价在今年上涨近80%,远超FANG中表现最好的facebook的49%涨幅。据台湾《旺报》网站8月9日援引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网站报道,富国银行投资协会全球研究分析师PeterDonisanu表示,鉴于未来的增长机遇,中国科技巨头正在国际上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。他认为,对于那些想要寻找下一个通用汽车、下一个苹果以及下一个将要爆发的跨国公司的投资者来说,他们的注意力已被中国科技股所吸引。

  同时,对于科创类企业,《实施意见》明确支持银行机构探索设立科技金融专营事业部,支持在科技资源集聚区域设立科技企业金融服务专业分(支)行或特色分(支)行,要求各机构完善科技信贷管理机制,建立符合科技创新企业特征的信贷审批与风险控制体系,充分考虑企业技术优势、发明专利、研发投入等因素,更好满足科技创新企业融资需求。  不过,在加大对小微和实体经济的信贷供给同时,《实施意见》强调做好除法,着力破除无效供给,要求完善联合授信机制,扩大联合授信企业范围,有效遏制多头融资、过度融资,坚决压缩退出落后产能相关贷款,腾出信贷空间满足经济高质量发展融资需求。(记者/陈颖)(责编:牛攀、陈育柱)

    截至目前,上述款项未偿还。  此举系融创战略放弃?  从百亿资金驰援乐视网扮演“白马骑士”,到要求乐视网偿债32亿元,再到嫡系辞职换上疑似“马甲”董事长,融创的举动让外界疑惑不解。  乐视网曾在5月25日披露,刘淑青因个人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、董事等职务,辞职后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。

  同样,业主是一种身份,从某种角度上也是一种职业。

  那个时候心里想:今天真的可以打出一个不错的成绩。”  刘文博在收尾的时候连续抓到两只小鸟。

  滨海边疆区政府确认遇难者为中国公民,司机存活,据初步消息,他驾驶时感觉不适。  据媒体报道,俄罗斯联邦内务部乌苏里斯克市内务局调查人员已经根据《俄罗斯联邦刑法》违反交通规则和车辆操作并导致两人或两人以上死亡条款,对这起事故展开刑事调查。现年57岁的事发大巴司机已被采取拘留强制措施。 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政府发言人称:所有15人已于6月2日飞离。包括12名遇难中国公民的亲属,还有3名遇交通事故旅游团的游客。

原标题:永不沉没的“渡船”(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·记者再走长征路)图为坐落在云南丽江石鼓镇的“金沙水暖”雕塑。 记者史鹏飞摄云南西部,自古高山峡谷相间,地势险峻。

奔腾怒号的金沙江在丽江石鼓镇,突然折向东北奔流,形成一个“V”形大转弯,“万里长江第一湾”石鼓因此得名。

1936年4月25日,贺龙、任弼时率领的红二、红六军团,经过强行军,终于抵达石鼓,准备奉红军总司令朱德电令——“北渡金沙江,北上抗日”。

敌人不甘心红军跳出云南,一面让滇军主力全力追击,严令当地凿沉或隐藏全部渡船,一面派出飞机到石鼓沿江轰炸。 面对严峻形势,红二、红六军团坚信能打赢渡江战斗,因为他们相信:人民,才是永不沉没的“渡船”。 为保证顺利渡江,一到丽江,贺龙亲自给开明乡绅、鲁桥乡副乡长王缵贤写信,请他筹船渡江。 王缵贤当即找来船工和渡船,帮助红军在木取独渡口横渡大江。 在士可渡口,玉龙县茨科人尹学富也为红军找到两条木船和5名船工,不分昼夜帮助红军渡江。 此前,他因“拖欠两石租谷”的罪名被关进县衙监牢。

1936年4月,红军进入丽江,将尹学富从监牢救出。 感念红军恩德,尹学富遂为红军向导并助红军渡江。 4月27日,渡江进入高潮。

中午,红二军团第五师十五团七连在茨科渡江时,船至江心,超载翻沉。

尹学富驰筏赶来,奋不顾身参与救援。

在与冰冷的江水搏斗中,尹学富与大家合力抢救出20多名战士,船工周长寿却在抢救过程中献出生命。

据统计,为帮助红军渡江,丽江累计有70多名百姓为红军担任向导,近30名群众为红军担任船夫,渡口沿岸百姓纷纷拆除门板制作木筏。

1936年4月28日,在丽江石鼓至巨甸70余公里的5个渡口,红二、红六军团用7只木船、十几只木筏,将万多名红军全部渡完,彻底摆脱了尾随敌人,为三大红军会师北上抗日创造了条件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尹学富始终对党、对国家心怀感激,数十年默默无闻在农村生活,尽管日子非常贫苦,但直到去世也从未向政府提出任何要求。

红军渡江时,一位受伤战士曾暂住在石鼓镇格子渡口木成癸家,得到木成癸一家无私照顾。

临别时,木成癸执意把自己的被子送给战士。 小战士动情地说:“等革命胜利了,我一定送给你一床新的被子!”然而,这名战士再没有回来,也许已经在革命途中牺牲。 历史变迁,深情不变。 2016年4月27日,红军后代贺晓明特意到金沙江石鼓渡口,将一床军用被子送给木成癸的儿子木荫荣,替当年的红军战士完成了心愿。 “生怕儿孙忘昔日,金沙江上话长征”。

如今,在红军渡江的木瓜寨渡口旁,由全国在世老红军捐资助建的“八一希望小学”挺立在阳光下,向后人讲述着长征途中的军民鱼水之情。

《人民日报》(2019年07月22日04版)(责编:木胜玉、徐前)。